滚子炖咸鱼

洛眠。

〖ADGG〗一路向南

现代AU。大概是个坑。/

盖勒特一颗颗扣上衬衫纽扣,他踢开脚下锡纸包裹的玻璃酒瓶,推搡着阿不思的肩膀把他按在墙上,含着一口烟狠狠撞上他的嘴唇。

阿不思不会吸烟,他被盖勒特这一下渡入肺里的尼古丁和焦油的苦味呛得直咳。趴在他身上的金发少年扯开格林德沃式恶作剧得逞的笑容,他左耳上的几何挂坠和金属耳钉碰撞发出的声响清脆悦耳。阿不思毫不示弱地啃咬着他的唇瓣,直到彼此口中都尝到浓重的血腥味,他们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
阿不思低声叹了口气,他搂过盖勒特瘦削的肩膀,那双湛蓝如深海的眼睛阖上了,他紧紧拥抱住他的爱人,犹如垂死之人徒劳地攥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神不爱世人,可我爱神。阿不思这么想着,咽下喉咙里近乎苦涩的笑声。

阳光透过窗帘斜斜飘进空气里,盖勒特把袖管往上卷了卷,露出白皙的手腕和几道深色指痕。他开始把支棱在脑后的金色鬓发扎成一小束马尾。他习惯性地扬起下颚,语气平静得像在叙述自己的论文登上了哪家报纸。
“阿不思,我们去领证。”